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73466c.com > 正文

【导师风采】檀梓栋 不会画画的琴师不是好运动

更新时间:2019-11-03

  檀梓栋,男。1973年3月4日生于北京,199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留校任教至今。

  因缘际会接触古琴艺术,深为其魅力所折服,自习古琴,浸淫其中。后于2000年有幸拜浙派古琴大师,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徐晓英先生为师,接受正规的浙派古琴教导。至今已有十余年。

  2001年加入杭州市霞影琴馆,任常务理事,经常往来江浙沪等地,参与古琴演奏、讲学等交流活动。

  2003年组织策划了“浙派古琴大师徐晓英从事古琴艺术五十周年”大型音乐活动。

  近年来,在操缦之余,斫琴不辍,制成古琴十余张,在古琴的形制、材料、工艺灯方面俱追古法,更从西洋乐器制作的理论,以及物理学、心理学等多个维度进行跨学科之梳理和融汇,颇有心得。

  檀梓栋,男。1973年3月4日生于北京,199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留校任教至今。

  因缘际会接触古琴艺术,深为其魅力所折服,自习古琴,浸淫其中。后于2000年有幸拜浙派古琴大师,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继承人徐晓英先生为师,接受正规的浙派古琴教导。至今已有十余年。

  2001年加入杭州市霞影琴馆,任常务理事,经常往来江浙沪等地,参与古琴演奏、讲学等交流活动。

  2003年组织策划了“浙派古琴大师徐晓英从事古琴艺术五十周年”大型音乐活动。

  近年来,在操缦之余,斫琴不辍,制成古琴十余张,在古琴的形制、材料、工艺灯方面俱追古法,更从西洋乐器制作的理论,以及物理学、心理学等多个维度进行跨学科之梳理和融汇,颇有心得。

  日光沿着一堵老墙爬过去,潜入浓浓的树荫。在树荫的另一边,绿树摇曳,矮草低迥,黑沥青路面在向坡下翻伸过去,斑斑驳驳的网影映衬着一种特有的静谧,并交织而为舞台背景一般的安宁和从容。

  这是檀梓栋的校园绘画。当我在象山老校园中行走之时,常常感受到他的画中那种特有的静谧,或者说感受到他内心流淌出来的那份恬淡和从容。今天,这种恬淡和从容有如都市中的山水一般,渐渐远去,载潭卦沉。

  檀梓栋并不是一下子拥有这种宁静的。他有过一段“车厢时期”。那车厢中的坐客,仿佛一个时代青年的缩影,摆出特有的生姿动态。这些姿势总有一种回朔的情态,一如这车厢正在倒行。倒行的车厢向着观看着的我们,一切嘎然无声,我们似乎正在其中。

  檀梓栋的另一类画是关于画室的。这与其说是画室,毋宁说是由画板、画架和模特堆叠而成的模型工厂。一切还是那样悄无声音,一任目光从一个画架爬向另一个画架,最后潜没在模特淡然的身影之中。

  檀梓栋的画无论有人无人,都让我们感受到包容着我们的宽广的背景。我们仿佛掉入那个巨大的阴影之中,并紧张回望,四周空荡荡的,在疏旷和静寂的后边,有一份淡然的窥视。檀梓栋用画笔让我们收获一种舞台的感觉。这种感觉总是不由分说地把我们邀入其中,并期待着与周遭的一切形成一种对峙。这正是舞台般的效果,与此同时,我们仿佛一个闯入者,被逼着屏住呼吸,给出一份相应的淡然的静谧。

  今天的都市中,已经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日复一日地写生自己的家园了。檀梓栋的画中保存了写生的一些古意:持续地绘画,是其所是地根据所见去画,被写的恰是写生者自己。当我们走入檀梓栋的绘画,我们就被迫放慢脚步,我们就开始被赋予一种檀梓栋式的眼光,一种家园的如其所是地包孕众生的从容。

  日光沿着一堵老墙爬过去,潜入浓浓的树荫。在树荫的另一边,绿树摇曳,矮草低迥,红太阳心水论坛016666!黑沥青路面在向坡下翻伸过去,斑斑驳驳的网影映衬着一种特有的静谧,并交织而为舞台背景一般的安宁和从容。

  这是檀梓栋的校园绘画。当我在象山老校园中行走之时,常常感受到他的画中那种特有的静谧,或者说感受到他内心流淌出来的那份恬淡和从容。今天,这种恬淡和从容有如都市中的山水一般,渐渐远去,载潭卦沉。

  檀梓栋并不是一下子拥有这种宁静的。他有过一段“车厢时期”。那车厢中的坐客,仿佛一个时代青年的缩影,摆出特有的生姿动态。这些姿势总有一种回朔的情态,一如这车厢正在倒行。倒行的车厢向着观看着的我们,一切嘎然无声,我们似乎正在其中。

  檀梓栋的另一类画是关于画室的。这与其说是画室,毋宁说是由画板、画架和模特堆叠而成的模型工厂。一切还是那样悄无声音,一任目光从一个画架爬向另一个画架,最后潜没在模特淡然的身影之中。

  檀梓栋的画无论有人无人,都让我们感受到包容着我们的宽广的背景。我们仿佛掉入那个巨大的阴影之中,并紧张回望,四周空荡荡的,在疏旷和静寂的后边,有一份淡然的窥视。檀梓栋用画笔让我们收获一种舞台的感觉。这种感觉总是不由分说地把我们邀入其中,并期待着与周遭的一切形成一种对峙。这正是舞台般的效果,与此同时,我们仿佛一个闯入者,被逼着屏住呼吸,给出一份相应的淡然的静谧。

  今天的都市中,已经很少有人像他那样日复一日地写生自己的家园了。檀梓栋的画中保存了写生的一些古意:持续地绘画,是其所是地根据所见去画,被写的恰是写生者自己。当我们走入檀梓栋的绘画,我们就被迫放慢脚步,我们就开始被赋予一种檀梓栋式的眼光,一种家园的如其所是地包孕众生的从容。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最近,一组表现美院老校园风景的绘画作品刷爆了美院人的朋友圈,勾起了大家对于美院往昔生活感怀。这组作品的作者就是我们这次要向大家介绍的檀梓栋老师。

  说起檀老师,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他跟古琴的联系。的确,作为国美古琴协会的负责老师,檀老师给大家的印象似乎总是在抚琴中,以至于大家都会误认为他是国画系的老师。其实檀老师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专业。大家听到这里可能觉得有些意外罢?

  「不想当将军的裁缝不是好厨子」,而檀老师则表示:不会弹古琴的油画家做不了好教师。美院的同学们千万不要被“画画”这两个字束缚成一个扁平的单面人;美术学院绝对不是要把大家培养成只有绘画技能的技术工匠,而是希望大家成长为具有全面艺术修养的、有敏锐深刻判断力的艺术家。

  一转眼,南山路上的中国美术学院翻新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中国美院校区的重建和新建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我却总是不时地回想起重建以前中国美院老校园的景色和在这个老校园里度过七年多的日日夜夜。

  1992年,我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考入当时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油画系。因为在当时,附中的美术训练体系当中走到街头去画速写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所以我考到浙江美院以后也把这个习惯带了过来。

  我当时感到这里风景和北方完全不同:树木和植被非常丰富,而且几乎是四季常绿,整个校园就掩映在葱葱树木与依依垂柳还有婆娑高大的梧桐树里,令人心旷神怡。

  美院就在西子湖畔,长桥落波,柳浪闻莺,远眺保俶,忆陆羽烹茶之所;雷峰夕照,南屏晚钟,感叔同绝尘之境。校园与西湖之间隔着一条南山路,仿佛一条碧玉打造的通道,蜿蜒于城市之中,绝对是杭州一宝。

  同时校园建筑也很有特色:高大敞亮,据说是五十年代的建筑,整个造型中西结合,非常有历史感。在操场边的教学楼宽阔敞亮,采光非常好,和中央美院附中那幢苏式的教学楼完全是两种风格。

  我从大学三年级开始,在课堂作业之余画一些校园内的风景写生。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天傍晚天空中火烧云和落日的余晖非常漂亮,我正要去吃饭,校园里有很多人,但是我觉得这么好的景色不把它画下来实在是可惜。所以我就鼓足了勇气在学校中间的那条俗称芒耀大道的主干道上支起了油画架,旁若无人地画起来。

  我虽然有些紧张,但是还是专注于捕捉眼前景色的各种关系,耳朵零星听到周围同学对画面的点评。我只觉得我是在聚精会神与满脑子混乱当中画完了作品。后来,我又有了几次在校园里当中画风景写生的行为。大家对我也就见怪不怪了。

  有了以前画校园写生的经验,我也学聪明了:不要那么招摇过市。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画,不利于我的集中精力思考,毕竟我不能真对围观的人熟视无睹。我需要一个相对安静、没人打扰的地方,一边观察一边思考一边绘制。于是我在老校园许多不为人知的角落当中安营扎寨下来,画了很多描绘美院校园景色的作品。

  比如这幅描绘南山路的梧桐树的油画《南山路》,就是在校园边墙的垃圾站顶上画的。这幅作品是画在铁灰色底子上,之所以采取竖构图是一方面想突出参天大树仰之弥高的感觉,另一方面想呈现南山路绿阴如盖的包围感。

  我还有很多描绘校园夜景的作品:因为在读书的时候美院的夜其实是很安静、深邃而丰富的,于美院一墙之隔的南山路,当时即使不说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也是喧闹异常,充满诱惑。

  在我画校园系列的作品当中素描占了很大部份,素描加水彩是第二个类型,第三个类型是色粉笔,而真正的油画作品却非常少,它只出现在我的油画作品的创作当中的某个部份,比如说在我的公共汽车系列作品中,公共汽车窗外的景色往往是美院的围墙和南山路的梧桐树光影婆娑的夜景。

  这批绘画作品当中蕴含的真挚情感和形象记忆唤起了大家对那一段火热时代的深切怀念和回忆。只要是在此生活和学习过的美院同仁都可以在对这批有关老校园作品的解读过程中找到那属于自己往昔。

  这些画不应该是属于现在的我的个人财产,这些画是在那个年代,透过一个来自北方、热爱绘画的青年运用他的赤子之心和单纯之眼看到并且记录下来的,已经和我,现在此时此地的我没有关系了。此刻我的一切品评皆是因为作为一个美院人,我也被作品所感动所虏获,自发而感言而矣!

  这幅作品是在美院搬迁的前夕创作的。石版画工作室是在我美院学习工作的时间里倾注情感比较深的一个地方。虽然版画不是我的本专业,但是我比较熟的几个同学都是版画专业的,所以我在这个工作室里度过了很多难忘的时光。

  石版画,顾名思义要用石板来印刷作品,而当时中国不生产这种石板,只有国外才有。石版画工作室最值钱的就是那些厚厚的巨大的珍贵的石板。据说全中国也就这么多了,是解放前的一个德国银行用于建筑装饰的石板。这批石板是属于版画系和浙江美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的非常珍贵的财产,用完了就没有了。因为制作石版画每次都要把上一次的痕迹磨掉,所以从理论上说这批石板在制作了一定数量的版画之后就会被磨光!所以这些是非常珍贵的石头。据说过去印钞票、印报纸都使用石版画来印,是属于版画的四大版种(凸凹平漏)当中的平版类型。

  那个时候学石版画的人比较少,石版画工作室几乎变成了我们几个的领地,大家在里面各干各的:有的在磨石板,有的在画速写,有的在画水彩……像我就是画水彩和色粉笔画。值得一说的是,那个时候我们几个同学还迷上了制作古琴,所以在这个工作室里有的时候也会有很多的木材、刻刀、油漆,制作古琴的刨花有时候满地都是。当时的版画系主任是张远帆老师。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对我们提出了严重的警告:不许在石版画工作室里搞木工!

  我记得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温度极高。石版画工作室要进行整体打包的搬迁。搬迁的时间定在暑假结束以后。在石版画工作室的搬迁过程中,版画系的老师们花费了很多的心力和体力:每一块石板都要用泡沫认真的包好,然后用胶带打包,防止在运输过程中断裂或者磨损。每块石版都是五六十厘米见方,十厘米左右的厚度,随便都是五十斤的重量。一个强壮的男生也就刚刚好能搬动。要是包装打包的话,则一定得两人配合才行!整个打包的过程是要付出非常多的体力、心力的!因为在画这幅《石版画工作室》的过程中我也参加了石板的打包的工作,所以在那个夏天对于我也可以称得上一个火热的战斗的夏天吧!

  我一边上课一边在石版画工作室画了几张比较大的作品,最后一张就是这幅《石版画工作室》。在这之前我已经画了几幅超过一米的大型色粉笔画作品,所以画这幅作品在技术上没有什么难度。开始也没刻意打算画这幅作品,只不过是对石版画工作室的现场室内场景画了一幅素描,画完了之后有了感觉,就想利用暑期回家前的20天时间看看能不能完成一张作品。还好在我的紧赶慢赶之下这幅作品如期完成,为我这个学期的工作和学习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在完成的作品上大家可以看到,有一个休息的人的腿从一排排的石板印刷机中间不显眼地露出来,暗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也为空旷的石版画工作室的空间增添了一些人活动的痕迹。工作室里面相对比较阴凉,外面是高达37、8度的高温和明晃晃的太阳。热辣的阳光照在工作室窗外的铁栅栏上,形成一道道的倒影和光斑,在窗户外面密集的闪烁着。除了面积上的对比之外,与占画面五分之四的空旷清冷的室内空间还形成了明暗和疏密的强烈对比。屋子里面有很多用白色泡沫包起来的厚厚的石板被黄色的胶带绑住,静静的躺在工作大木架子上。课桌工作台整齐的排成兵马俑似的方阵,巴黎圣母院大火最。静止而直挺,只有窗外的阳光和阴影仿佛活了一样,在墙上爬来爬去。屋子里的吊扇在不停的旋转,发出吱吱噶噶地响动,带来一丝丝的凉风。

  物静,人闲,室空,声旷,这种静谧的气氛虽然是夏日的午后,但仍使人不由得吟出日本的松尾芭蕉的俳句《古池》:「闲寂古池旁,青蛙跳进水中央,扑通一声响。」在这首俳句当中松尾芭蕉的文字,在一种更高层面上呈现了对于时间与空间,静止与运动的把握。我想或许只有这样动态的把握才能真正体验到静谧的真正的状态吧。当人进入到这个层面的时候,浅表意义的动与静变得不再那么有分别和不再那么重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超越过去现在未来的时空的整体的感悟与体验。

  这幅作品创作于2001年,是我所有的色粉画系列作品当中幅面最大、创作时间最晚的一幅作品。为了表现钱塘江的更加广阔的景色,我采用了四联画的形式。当时我对中国传统绘画非常的痴迷,尤其是醉心于董源的《潇湘图》和《夏景山口待渡图》式的作品。

  这种学术志向也下意识地体现在这幅作品中。从某种角度上说,这种四联画的形式其实是在用一种中国长卷式的观看模式来呈现艺术家心中的境界。或者说,这是一种向中国传统观看方式致敬之作:卷轴长卷的形式更能呈现出一种时间性和音乐性,迥异于西方的单一焦点透视的观看模式,更接近于中国传统的山水画的对自然景物的关照的模式。另外,我在创作这幅作品时有意识地把画面当中亮部和阴影的明暗对比和色彩对比减弱到最低,以一种接近于中国传统绘画抛弃光影对画面影响的那种状态来描绘眼前的景物。

  在多年以后我的学术研究当中关注到了观看模式这一主题,其实在当时就已经有所显现。这幅巨大的长条状的横置的作品其内在的观看模式就是非透镜成像式的观看模式,是更接近于中国传统山水绘画的一种观看模式。在这幅作品创作完成以后,我就基本上没有创作大型的色粉画作品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幅作品也是对于我的色粉画创作生涯的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吧。

  这幅作品长3米左右,宽度也到了1米左右。这么大的幅面就是在油画作品当中也是比较少见的。这个规格的幅面也不是开始就设计好的,而是在作品产生的工作过程中,构思酝酿不断发展变化而来的。当时我的单位在中国美术学院成人教育学院,具体的地点就在今天玉皇山背后、八卦田旁边的闸口陶瓷品市场附近,由当时的成教院院长吴宪生老师牵头带队找到的一处教学地点。其实就是两座闲置工厂的大楼。这两幢楼每一幢都是六层高,楼顶上是可以自由出入的。每当我登上顶楼,壮丽的钱塘江风景就会映入眼帘,令人不禁追思感怀,有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之感。钱塘江的景色,六和塔,还有雄伟的钱塘江大桥尽收眼底。两边的视野非常开阔,群山环抱,江水东流,远山如黛,波涛壮阔。之江路顺着蜿蜒的大江一直延伸到远处,车流如织,人如芥子。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这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当中的诗句。每次当我登上顶楼,遥望大江的时候,这些诗句就会不自觉地蹦出来。登楼感怀,在此穿越历史时空,我又一次地感受到了古人的心思。

  像很多我的其他作品一样,这幅作品开始也只是画了比较小的位于画面中间的场景。随着画面不断的深入和完善,我觉得有很多感受没有被表达出来,最终受限制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促使着我不断地给这幅作品扩充幅面。我记得我这幅作品最先画的部分是从左边数第三幅的中间部分,然后我又用同样的尺幅向左边扩充了两幅,这样就变成了三联画。

  我总觉得三联画的形式,相对来讲更接近于西方传统宗教绘画和架上绘画的作品呈现形式和状态。当我习惯性的又一次把作品扩充为三折的时候,我觉得眼前的作品效果并不尽如我意。因为这幅作品不像其他西方的三联画宗教祭坛绘画有一个明确的中心的主要部分,或者是耶稣基督的圣迹显灵,或者是受难上下十字架,再或者是圣徒的牺牲时刻;而我这幅作品最后要解决的是眼前一望无际的广阔的钱江胜景与贯通古今的圣贤之心的关怀的穿越历史的相遇的表达,怎么才能把这种广阔延绵不绝呈现在视觉图画上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又在第一幅的右边又增加了同样大小的一块画面,这样才能够把眼前的钱塘江那壮阔的超过人类双眼视域的景观充分的呈现出来。

  所谓宽广的感受,从人类的生理解剖学角度来分析的话,其实就是这样一种感受:当你眼前的景象超过了你双眼的生理视域的范围,你就会觉得非常的宽广,非常的开阔。因为人的双眼长在颜面的正面部分,所以尽管人只能转动身躯完成360度的观看,但是作为图像艺术来讲,基本上人类还是习惯于正面观赏眼前景物的。

  这样四幅画面就拼成了我的四联画的基本雏形。那么这样以后是不是就结束了呢?还没有!因为我在仔细审视这四幅作品连在一起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问题在哪里呢?就在于四幅作品在横向的水平的视域达到了足够的宽广,但是在纵向的垂直的视域却过于的集中,因为人眼的视角极限大约为水平方向230度,垂直方向还有150度的视觉空间。如果在垂直角度方面不加大幅面来呈现景物的空间的话,给人的感觉依然是一种压抑,一种拘束:只不过这种压抑和拘束来自于垂直方向上的视觉呈现。所以我又开始了第二次的扩充:给每一幅画面都上下各增加了两块扩容的画面,最终就形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幅作品的样子。

  这幅作品的诞生过程或许不是教科书上标准的作品创作过程模式,但是我觉得也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一个顺着作者的感受不断地强化和明确,自然而然衍生出来的过程。这个过程我把它称之为目光的思索的过程。在作为视觉艺术的绘画艺术中,我有时候觉得「看」比「画」更重要,有什么样的「看」就能诞生什么样的「画」;「看」的方式,观看的过程其实是更应该值得艺术家去反思和对此探究一番的。我们在艺术史上看到太多的普通作品,并非仅仅因为绘画技艺和技法不够完善,而更多的情况是这些作品的作者呈现出一种对观看本身的漠视和毫不关心,甚至完全没有意识到有观看模式这回事的存在。古人常讲「意」在「笔」先。我觉得「看」在「绘」先这件事儿更值得深思。苏轼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不跳出画画的小圈圈,从一个更为广阔的角度,更为本质的支撑去思考与把握绘画艺术,怎么才能在艺术上有所感悟呢?

  说完了幅面的问题,我再说一说画面制作时间的问题。这幅作品我断断续续画了半年之久才把它画完,也算是我的色粉画创作当中,制作时间制作最长的一副作品了。制作时间的漫长一方面是所要画的景物非常多,另一方面我觉得最主要的是,597733.com中考英语必考20组词的,当时我对如何表现眼前如此广阔和众多的、精微而广大的景物还没有完全想清楚。所以我在画的过程中经常是画一遍就停下来,仔细打量思考一下还需要些什么。在这个漫长的过程当中几经反复,多次修改,推倒重来,感觉几近麻木。我觉得唯一比较欣慰的就是,在漫长的思考比较修改之后,作品所呈现出来的那种气象和那种效果达到了我的预期要求,那种感觉绝对是上甘岭战役的胜利一般!按照许江老师的说法,一幅好画要画到作者在画面上爬的地步才能诞生!我在这幅画的泥沼中挣扎了几个月,最后还是挺住了!这种欣喜是无以复加的。